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万益研究/About us

联系我们

地址:广西南宁市中新路9号九洲国际大厦27层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854880

E-mail:wywls@163.com

万益说法

当前位置:首页 > 万益说法

万益时评 | 越狱逃犯抓住了,这“监狱风云”还打算继续演下去吗?

发布时间:2018-10-11浏览次数:

张伯麟  万益说法  2018年10月11日


有部经典的美剧叫做《越狱》,里面的都是人才,逃脱手段花样翻新、机变百出,男主角斯科菲尔德更是“多智而近妖”。

图片来自电视剧《越狱》


越狱题材的类型片,因其以一己之力对抗强力国家机器噱头,禁锢隔绝与天性自由的矛盾冲突,以及高智商密集的越狱计划,斗智斗勇的逃脱过程,欲扬先抑的心理铺垫等高度的戏剧冲突,一直深受观众们的喜爱。从《肖申克的救赎》到《监狱风云》、《空中监狱》……可谓佳作不断、经典频出。






不过现实中的看守所或监狱高墙坚壁、机关重重,重刑犯或是面临死刑的犯罪嫌疑人更是被重点监控,当真是插翅难飞。



 



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的越狱“真人秀”仅仅沉寂数年,自去年云南由罪犯张林苍上演飞车脱逃的第一季后,今年在辽宁凌源又推出了新鲜热辣的第二季:2018年104日凌晨,两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王磊、张贵林利用凌源钢铁公司噪音作掩护,利用扳子等监狱劳动工具撬开会见室。进入后,又撬开办公桌盗取了部分现金,并盗取了一件有臂章,无警号和肩章的警服,自凌源第三监狱脱逃,其中张贵林越狱时身着该制式警服,玩了一次狱警COSPLAY



图片来自《新浪新闻》


这个穿警服金蝉脱壳的桥段,也让我们又想起了那起震惊全国的2014年黑龙江延寿看守所杀人越狱案。



 



当时,罪犯高玉伦被判处死刑,羁押在延寿看守所,犯罪嫌疑人王大民和李海伟也分别因伤害致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罪被羁押。201491日,高玉伦提出要给家人打电话,要求看守所管教段宝仁提审。段宝仁在独自将高玉伦带到值班室后,王大民和李海伟尾随进入,从后面勒住段宝仁的脖子,杀死了段宝仁。其后三人同样也是换上提前准备好的警服,并从段宝仁的衣服中取到大门钥匙,之后在武警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看守所。



 



看到这里,估计很多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几个大大的问号:






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是惩罚与隔离罪犯,使其失去再犯罪条件的封闭场所。根据《监狱法》的规定,监狱根据监管需要,应设立警戒设施,监狱周围设警戒隔离带;对于逃脱的罪犯,人民警察和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执勤人员可以使用戒具,在必要时甚至可以直接开枪。重重关卡下,罪犯是怎么金蝉脱壳的呢?



 



此外,凌晨时分,两名罪犯怎么能从囚室自由地溜到会见室呢?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应当在狱警的视频监控下,躺在囚室床上会“周公”吗?在无数的摄像头和固若金汤的高墙内,他们随身携带金属工具,在囚室、会见室、办公室之间来去如风,拿到一件警服就能让两个人出入如无人之境,这样的越狱可谓“神乎其技”,估计连《哈利波特》都不敢这么写。



 



这样比起来,在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的越狱行动简直弱爆了:这位向左使为了让老领导越狱,不仅“上穷碧落下黄泉,”苦心搜罗来了刘仲甫的棋谱、张旭的《率意贴》、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嵇康的《广陵散》,向江南四友投其所好,还不惜连蒙带骗地让自己的好兄弟令狐冲偷递作案工具,再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式的“大变活人”,方才让任教主从西湖牢底逃脱。这“任我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所以事实证明,生活往往比小说和电影还要精彩。根据2006司法部印发《关于加强监狱安全稳定工作的若干规定》的通知规定:“监狱应当按照《监狱建设标准》的要求完善安全警戒设施。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不具备关押条件的监狱,应当限期整改;整改无效的,应当将罪犯调离,监狱予以撤销。”而且根据司法部的报告,全国监狱早于2016年就“基本完成了AB门建设,建立完善了狱墙周界隔离、多层报警设施和智能化监管系统”——戒备如此森严,罪犯王磊、张贵林外无向左使、令狐冲的助攻,内无“吸星大法”的神功,居然还能人肉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在“机关门户,重重叠叠”的监狱里逃出生天,这才是真正的“任我行”啊。我估计,要不是审查通不过,写成剧本,再拍成电影《大越狱》,票房少说也得过亿。




图片来自电影《申肖克的救赎》


不过,跟刷剧不同的是,这老百姓身边要是来了逃犯的“真人秀” :一个是3次逃脱的张贵林,一个是参与绑架杀害11岁儿童的王磊,还是会让人心惊肉颤的。据澎湃新闻报道,事发后,辽宁、河北警方出动了上千警力抓捕,逃犯出没和落网的榆树林子镇、台头山镇更是全镇动员,组织了数千民众协助搜山和围堵。在围捕行动中,警方甚至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平泉市公安局2年轻的辅警在交通意外中因公殉职。这“亡羊捕羊”的代价,何其沉重。


毋庸讳言,这出越狱剧新番暴露的,是监狱系统管理乱象的“草蛇灰线”。近年来,牡丹江监狱犯人网聊诈骗、讷河监狱犯人情色诈骗、洛阳监狱服刑人员吸毒,重刑犯搭垃圾车越狱、飞车越狱、袭警越狱、搭人梯越狱案件频发、乱象丛生,号称有最严格监管措施的监狱竟然貌似“法外之地”。

 

晋代法学家傅玄曾言“禁非立是谓之法。”一套管理体系要运转正常,不出纰漏,必然需要完备的法律法规来“禁非立是”。可惜,当我们把目光投向中国监狱法律体系时,却惊奇地发现,除了一部仅有78法律条文的《监狱法》“约法三章”之外,竟然没有一部像样的配套法规。另外,你能想象,一部1982年颁布《监狱、劳改队管教工作细则》的部门规章居然可以沿用至今吗?

 

法规的缺失,带来的往往是笼统而原则的《监狱法》“难以落地”,以及缺乏上位法依据的地方“土政策”满天飞。我们知道,基层规范的制定者们,常常会为了政绩或“表态”,刻意地在规章制度中追求“高标准、严要求”,以致层层加码。所以让人担忧的是,由于没有类似《监狱法实施条例》这样的法规作为承接和规制,这些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会否掺杂过多的管理者的主观意愿,在诸多细节考虑不周,亦或“选择性失明”呢?

 

一旦这样的规定制定、实施,通常将难以执行或注定会被违反。在实践中,规定100分,执行60分,效果30分的情况并不少见。对此,熟知内情的基层管理者恐怕也只能“睁一只闭一只眼。”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当发生了监狱的人民警察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情事,要追究狱警的法律责任时,由于《监狱法》语焉不详,检察机关便只能死抠单位的规章制度了,此时被调查者面临的责任风险,将变得“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因为2017年的云南张林苍越狱案件,最近狱警陈涛被检方指控涉嫌“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其中检方认定的情节就是“陈涛作为分包警察,一方面未严格落实对重点罪犯张林苍的包夹制度和耳目贴靠;另一方面,陈涛未认真执行对罪犯监管的有关制度,在落实罪犯张林苍的互监小组编排、落实等方面未认真履职,致使罪犯张林苍离开劳动岗位,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驾车逃脱。”

 

《刑法》里的司法工作人员“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规定了“严重不负责任”的构成要件。那么,狱警在执行所谓“包夹制度和耳目贴靠”制度的过程中,需要控制这些“耳目们”贴到哪里、夹到哪里,自己才能不被追究刑责呢?对此,法律并没有确定相关标准。所以,检方指控的依据也并非法律,而是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编的《云南监狱工作手册》和《七监区罪犯互监小组管理规定及管理办法》等内部文件的规定。

 

这些来自监狱系统内部,名目繁多、事无巨细、标准不一,有的甚至名存实亡的内部规定,也让监狱警察从业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据国务院2012年的相关报告,目前司法部和有关部门制定了涉及监狱系统的执法、管理、教育等方面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70多件,各省(区、市)制定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则多达250多件。

 

面对这些囊括罪犯生产、生活、服刑改造等方方面面的操作规范,普通的司法工作人员难免会“入具茨之山,七圣皆迷。”重点太多,也就没有了重点;规范虽盛,却无一部承上启下的法规来提纲挈领,确立罪与非罪的标准。其效应就是:降低了规范整体的预测作用,让人们难以评估自己行为的后果。

 

或许我们应该担忧的是,这300多件事无巨细的规章制度,不仅没成为杜绝监狱乱象的重要防线,以及保护监狱警察合法权益的坚实盾牌,相反,却成了衡量和评价监狱警察是否违规渎职的苛刻标准,这实在有悖于法治精神和司法公正。


图片来自《新浪新闻》


参考文献:

1. 正议执言,从优秀警察到刑事被告人,中间只隔着罪犯逃跑的距离,一点号,2018-8-12

周益帆、郭威,辽宁两重刑犯越狱细节再披露:或通过破坏窗户铁栅栏脱逃,中国之声,2018-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