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万益研究/About us

联系我们

地址:广西南宁市中山路66号金外滩商务大厦26、27楼

邮编:530012

电话:0771-2854881 2854882 2854883

E-mail:wywls@163.com

万益说法

当前位置:首页 > 万益说法

是什么让我们对儿童“毒动画”不寒而栗?

发布时间:2018-01-29浏览次数:

 让孩子自娱自乐,安静下来,这大概是许多父母梦寐以求的事情。为了能有点点自己的空余时间,不少宝爸、宝妈们哄娃都有个小秘诀:那就是塞给娃一部智能手机,或者是一台IPAD,当孩子点开网站上的《冰雪奇缘》、《小猪佩奇》……哇,顿时,整个世界清净了。

 但是,最近发生的一则关于“毒动画(儿童邪典视频)”的新闻,也许会让宝爸宝妈们为自己的这个举动,悔到肠子都青了。

 随后,有国内网友表示,当前这些“毒动画”已流入国内,在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网站上都可以搜到。这些视频短片以动画或真人演出形式,将凶杀、绑架、怀孕、注射、互相殴打、血腥、暴力等不宜儿童观看内容以艾莎公主(因此在国外也被称为艾莎门,Elsagate)、蜘蛛侠、米老鼠等卡通形象,配合海量关键词,利用算法漏洞归类于视频网站的儿童节目,推送给儿童观看。

“毒动画”,毒在哪?

(一)摧残儿童视力,让儿童观看成瘾。

“毒动画”通常采用饱和度极高“洗脑五色”:红蓝绿黄粉,通过彩球、橡皮泥、人物颜色等形式出现,有的还辅以强光刺激。同时,基于视频网站的算法,同类视频会源源不断地推送给毫无自制力的儿童(这也是“毒动画”点击率超高的原因)。长期观看这些颜色过分鲜艳的“毒动画”,会对儿童尚未发育成熟的眼睛造成伤害,还会刺激儿童的大脑,也容易让儿童观看视频成瘾。

(二)摧残儿童的心智。

依据美国学者G•格伯纳的“培养理论”(“涵化分析”),人们的世界观是在他们对客观现实的认识的基础上形成的,而这种认识在很大程度上需要经过媒体搭建的“象征性现实”的中介。经过这种中介后形成的世界观,已经不可能是对客观现实“镜子式”的反映,而是产生了一定的偏移,成为了一种“拟态”的现实。对于成年人来说,大部分还能分得清“二次元世界”和真实生活,但对于儿童而言,这些暴力、变态和软色情很可能会潜移默化地根植在孩子心中,摧残其心智,扭曲其性格和人生观。

1. 毒果之一:“恶毒的榜样”。

根据美国心理学家阿尔伯特·班杜拉的“社会学习理论”,人的复杂行为主要是后天习得的,其中一种方式就是通过观察示范者的行为而习得,班杜拉将它称之为“通过示范所进行的学习”。因此,当儿童观察到动画偶像(蜘蛛侠、艾莎公主等)做出怀孕、注射、暴力等行为时,很可能不辩善恶地视其为榜样而去模仿,做出同样的行为。

2. 毒果之二:“习得性无助”。

1976年,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所做的著名的“斯坦福地下室监狱实验”,昭示了人类的“习得性无助”现象:当个体面临不可控的情境时,一旦个体认识到无论自己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不可避免的结果后,便会产生放弃努力的消极认知和行为,表现出无助、无望和抑郁等消极情绪。意志相对薄弱的儿童,在被“毒动画”反复摧残后,由于恐惧自身变为暴力或变态行为的受害者,会陷入“习得性无助”的绝望状态,成悲观消极的主观认知模式,甚至给人体免疫系统带来损害,最终导致抑郁。

3. 毒果之三:“戒断反应”。

目前,国内外均有家长反映,当自己强制儿童停止观看“毒动画”时,儿童会出现停用毒品一样的戒断反应,表现为焦躁不安、哭喊、情绪低落等。

为什么会有“毒动画”?

目前有关部门对此事的调查还在进行中,因此尚无定论,综合网友意见,有两种假说:

(一)利益链条说。

国内外视频网站通行规则是,只要视频点击达到一定数量,网站就会自动在视频开头或中间插入“贴片广告”。只要用户打开视频,广告就会自动播放,视频上传者由此获得广告收入分成。由于“毒动画”篇幅很短,又专门针对“画面处理优先”思维的儿童高频率推送,因此可以获得畸高的点击率及广告分成。

(二)邪教说。

有的网友指出,如果光是为了获取儿童的频繁点击,似乎没有必要加入类型如此丰富的变态、血腥、软色情的内容。《纽约时报》调查表明,大部分儿童邪典视频集中上传时间为2017年,出品地点最早为荷兰,此后迅速发展至美国和越南,其中在越南,已有视频上传者因被举报遭到警方逮捕。腾讯视频官方也表示,此次“儿童邪典视频”在国内呈现总量大、分布广、密集上线、变种类型多等特点,值得进一步分析和调查。一位叫Meow Demi的网友则结合自己孩子的亲身经历指出:为了试探视频网站的监督机制,近年来,“毒动画”有一个逐步添加暴力、变态内容的漫长推进过程,是一个有步骤、有计划的全球性的儿童洗脑行动。

能否对始作俑者绳之以法?

很遗憾,当前我国的法律,对制裁那些制作和传播儿童“毒动画”的恶人有些绵软无力。

(一)刑事打击,定性困难。

1.“毒动画”并非《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所规定的淫秽物品、淫秽音像制品。

2.“毒动画”并非《刑法修正案九》“第一百二十条之三”所定义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音频视频资料或者其他物品。

3. 有学者认为“毒动画”的视频制作者和上传者涉嫌触犯传授犯罪方法罪,但该罪所指的犯罪方法通常是指具体的作案经验和技能,而短短的一则视频所体现的暴力等内容显然很难评价为犯罪方法。

(二)行政处罚,隔靴搔痒。


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恐怖、赌博等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的,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网络安全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使用网络应当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危害网络安全,不得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荣誉和利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宣扬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传播暴力、淫秽色情信息,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以及侵害他人名誉、隐私、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活动。”;第十三条规定:“国家支持研究开发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产品和服务,依法惩治利用网络从事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动,为未成年人提供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但我们看看《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中规定的相关法律责任:“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个人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的罚款,对单位可以并处1.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给予6个月以内停止联网、停机整顿的处罚,必要时可以建议原发证、审批机构吊销经营许可证或者取消联网资格;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行政处罚相对于“毒动画”造成的恶劣后果以及相关企业和个人的获利而言,明显偏轻。

他山之石

 望诸寰球,在自媒体时代,与传统媒体相比,信息传播的主体范围更广,准入门槛更低,传播的速度更快。由于立法的滞后性,对于此类儿童邪典视频的规制,不少国家还是一片空白,多半是“拿明朝的剑,斩清朝的官”。

以美国为例,虽然早在1990年,该国就通过了《儿童电视法》,规定全美各电视媒体必须为儿童提供专门的知识性和教育性节目,限制低俗节目(根据美国最高法院的解释,判定一个节目是否属于猥亵内容必须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普通人根据社区当下标准能够发现节目内容总体上诉求传播一种低俗;第二、节目公然描述按照法律不能允许的性内容;第三、节目总体上缺乏严肃的文学、艺术、政治或者科学价值。此外,低俗节目还包括节目中有描述、形容性或排泄器官或言行公然违反社区标准的情形。);2005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广播电视反低俗内容强制法》;20066月公布了《净化广播电视内容执行法案》,进一步打击电视节目低俗化现象。但作为“网络自由”论调的倡导者,在自媒体时代,美国一直实行相对宽松自由的监管方式。在监管的法律依据上,主要是修改原有法律,单独网络立法的并不多。政府主要利用网络运营商,以及各种自发的非政府组织、自律组织等对网络内容进行监管。

在不良信息的网络监管上,以韩国、日本、新加坡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则走在了我们的前面,这主要体现在对网络服务提供商和网民详尽的权利义务规定及实名制上。

 韩国信息通信部在该部的情报通信伦理委员会内设立了一个24小时运行的“非法有害信息举报中心”,由各大门户网站向举报中心派出工作人员从事专门监控。2006年年底,韩国国会还通过了《促进信息通信网络使用及保护信息法》修正案,规定主要门户网站和公共机关网站在网民进行留言、发布照片、视频等操作前,必须首先对留言者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进行记录和验证,否则将对网站处以最高3000万韩元的罚款。

日本的网络监管立法也较为完善,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和网络内容提供商ICP、网站、个人网页、网站电子公告服务,都属于法律规范的范畴。如果有人通过互联网站发送违法和不良的信息,登载该信息的网站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即网站有义务对违法和不良信息进行把关。

能否从根本上杜绝“毒动画”?

依然很遗憾,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难以斩断此类“毒动画”的散布。原因有三:

(一)视频审核系统不完善。

目前国内外的视频审核系统并不完善。以YouTube为例,全球平均每分钟就有长达400 小时的视频被上传至该网站,用人工审核进行审核是不可能的,而视频识别技术也不完善,特别是当视频发布人员提交视频时精心伪装,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二)视频网站的算法推荐存在漏洞。

简单的说,就是算法会根据用户观看习惯,给用户不断推荐相同类型的内容,却根本不管用户到底是成年人还是儿童。因此,孩子一旦点击了一个“毒动画”,视频网站的算法就会自动把其他类似的儿童邪典视频源源不断地推送到孩子面前。

(三)基于自媒体的自发性和趋利性,可以想象,今后仍然会有人出于各种目的,不断制作此类邪典视频并利用技术漏洞上传至网络。

拿什么保护你,我的孩子?

(一)推动立法建设,加强执法监管。

 有了法律的调整,才能保证社会秩序的稳定,并为公平正义提供保障。我们应当持续推动立法建设,将制作、上传低俗、暴力、污秽内容的网络视频(尤其是针对未成年人的不良信息)列入行政执法和刑事打击对象,同时扩大公益诉讼适用范围。

(二)“用爱发电”:加强公民与团体监督。

 公民个人与民间团体是网络不良信息监管力量的重要部分,公众和民间团体可以通过投诉和举报施加其压力和影响,并最终推 动对不良信息制作者的处罚和相关政策的制定。例如,在英国就成立了互联网监看基金会,这是一个独立的行业性组织,由来自互联网行业各方面的人士组成的董事会进行管理。互联网监看基金会主要的工作是处理各种不良信息报告,网络用户如果发现了不良内容,可以登录该基金会的网站进行报告和投诉,基金会随之进行调查和评估,如果认定是非法内容,则会通知相应网络服务提供商将非法内容从服务器上删除,并根据情况将问题移交执法机构处理。在我国,则可以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电话12390),或通过中国扫黄打非网、“扫黄打非”微信公众号和“扫黄打非”客户端等在线举报。

(三)严格视频网站和自媒体的行业自律。

 行业自律是指视频网站、自媒体以及相关行业协会通过制定职业规范对本领域的从业者进行行为约束。一是建立儿童视频节目的分级制度,为家长提供指引;二是持续改进算法,加强人工审核,在技术层面杜绝“毒动画”;三是严格实行儿童节目上传的实名制,一旦发现“毒动画”,即可斩断“源头”。

(四)家长也需自负其责。

 作为家长,对儿童观看互联网内容(随着智能电视的发展,就连电视节目也不是一片净土!)应当慎之又慎,严格把关。同时应当适当增加对儿童的关爱和陪伴,将他们的兴趣转移到健康的亲子互动和娱乐学习当中去。



参考文献

1.《从习得无助、习得乐观到积极心理学——Seligman 对心理学发展的贡献》心理科学进展 2008164):562~566 

2.《习得性无助》,克里斯托弗·彼得森(Christopher Peterson)、史蒂文·迈尔(Steven F.Maier)、马丁·塞利格曼(MartinE.P.Seligman),戴俊毅、屠筱青译;

3. 国外对监管网络视频的各种举措,人民网,2009-12-14

4. 对“儿童邪典视频”零容忍,网络视频内容品质如何保障?今日摘要,2018-01-23

5. 徐凤兰、孙黎,国外网络广告监管经验及启示,新闻实践,2014-06-26

6. 赵斌,日照广播电视台,美国低俗电视节目监管探析,人民网,2010-12-02

7. 郭庆光,大众传播的潜移默化效果——“培养”理论,大众传播效果理论笔记,2012-1-11

8. 郑昊宁、沈敏、林小春、周舟,儿童邪典视频调查:成人世界的恶意or不可言说的利益?,南方周末,2018-01-24

9. Meow Demi等,他们把流血、打针、殴打、怀孕揉进孩子爱看的动画片里,原因细思恐极,知乎日报,2018-1-25